5

《空出位子給幸福》Soulspace

soulspace

去年(還是前年?) 台灣出版社從日本引進兩本賣得挺好的居家整頓書籍,一本是《斷捨離》、一本是《怦然心動的人生魔法》,且以後者為最多人所傳閱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Elephant by Raymond Carver

carver

小說從一個男子說他弟弟跟他借錢開始談起。弟弟跟他借五百元,說很快就會還他。他借給他,並告訴他跟弟弟住在同個城鎮母親需要生活費,所以要他弟弟把錢給母親等於還債。但這回弟弟卻沒辦法給母親前最後只給了75元,母親那邊說是只收了50元。 Continue reading

Squirrel Seeks Chipmunk by David Sedaris

Squirrel Seeks Chipmunk  

 

預期應該是一本有趣的動物主角的溫馨小品,至少以David Sedaris過去的作品來看,我期待這會是本非常幽默而且funny的短篇故事集。翻閱完畢後,我覺得挺失望的,跟預期不符。基本上,十六則短篇故事都是以動物為主角,主題包含人性、社會、性別對待、種族等等議題,作品沒有個美麗的開始,也沒有什麼太完美的結局,只能說是有些些地殘酷,有些些地自私,有些些地出乎意料。若非,插圖實在可愛得緊,會讓我想繼續翻讀下去,不然這種沒有一個solution,又那樣黑色的作品,實在不對我的閱讀胃口。

 

提一下作品裡的一則故事吧,一個健康的鼠對一個生病有癌症的鼠說,他要放寬心,要看好處等等….不要憂愁,這樣病也不會好。就在當下,一雙戴著白手套的手伸下去,將健康的鼠注射愛滋的毒素,因此那隻健康的、囉嗦絮叨的健康鼠,也從此虛弱憂愁了。

Screen shot 2013-01-01 at 10.36.57 PM  

 

《聖誕節的回憶》A Christmas Memory, One Christmas, & The Thanksgiving Visitor

 

christmas memory  

算是一本溫暖的作品,回憶的溫暖總還是包裹著個人童年家庭創傷經驗與個人外表所遭遇的欺凌。是本作者晚年用自身回憶書寫童年時被父母拋在鄉下與親戚住在一起的生活回憶。全書以三篇在不同時期發表的短篇故事組成:「聖誕節的回憶」、「一個聖誕節」、「感恩節的訪客」。在七歲被丟到鄉間與十來歲被迫送到軍校受訓練這之間的回憶,在Capote人生當中其實是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若說他的一生是在孤寂的情境中生活,這段時間的回憶想必更讓他珍視不已。
結合了自身回憶與自我身分的指涉,這三篇作品裡的主角,是使讀者容易將其視為作者本身以及他童年經驗。三篇作品儘管看來都是童趣性質的,但卻都是充滿溫暖、寬大與良善。故事裡巴弟的老表姐Sook(蘇可小姐)對當時的巴弟而言是個好朋友卻也以擬似母親的形象在他的生命中。用一種特別天真、單純又良善的角度看待世界,看待周遭的人們,這樣的處世與性格,是近乎完美且必須小心翼翼保護的回憶,這種美好的回憶,我想在他生命中,無論經歷到什麼樣的事都能撫慰他。
第一篇「聖誕節的回憶」處理的是巴弟與蘇可小姐在耶誕節前要趕著製作數十個蛋糕送給一些不認識的人,用存了很久卻很少很少的錢買酒製做糕點,故事裡呈現的樣子,是可愛溫暖的,不只主角巴弟、狗兒Queenie、蘇可小姐,還有遇到的人們,都是可愛溫馨的。

 

「一個感恩節」是巴弟抗拒著到外州與父親同聚的節日,這個故事裡的回憶其實可以看到巴弟的出生是讓母親厭惡,母親不愛父親連帶也討厭自己,因此他被像包袱一樣丟來丟去,這對作者是有很深刻的影響,因而與父親的相聚過程是不親且充滿怨恨的。但回到家鄉後卻因為蘇可小姐說的一席話,寫了封信給父親,這封信一直到父親死後遺物還知道他一直保存著。這篇故事的結尾是讓人容易紅了眼眶。

 

最後一篇「感恩節的訪客」是說到巴弟因為外貌關係在學校常遭遇一個同學的霸凌,蘇可小姐卻堅持要請那位同學到家中慶祝。當這位同學到他家慶祝時卻摸走了蘇可小姐珍視的胸針。巴弟馬上揭穿,而蘇可小姐檢查後卻說胸針還在。於是那位霸凌巴弟的朋友承認自己偷竊行為。這件事會引起巴弟的不平,為什麼他的朋友要護短,要替偷竊者說謊,蘇可小姐這個回應是非常很具意義且富含對巴弟與讀者教育意味:

 

我只想跟你說,巴弟,兩個錯加在一起不會變成對的。他拿走胸針是他的錯。可是我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說不定他沒有想要一直留著。不管他的理由是什麼,都不是事先計畫好的。這就是為什麼你做的更糟糕:你有計劃地羞辱他。你是蓄意的。你聽好,巴弟,世界上只有一種不可原諒的罪─蓄意的殘忍。其他的都可以原諒。只有這一種絕對不行。

0

蒐屍魔

collection  

若說之前的The Collector是前傳,並讓觀眾會期待正傳,那這《蒐屍魔》The Collection肯定可以賣出不少票房,但只因為前傳的關係。於是觀眾來到電影院,喝著飲料,吃著爆米花,卻引起泛噁之感。那種感覺只是泛噁,毫無其他。一部院線片可以粗製到這種程度,甚至連非院線片只供DVD的血腥片還不如。實在大失所望。一開始其實還是可以預期有所亮眼發展,畢竟用兩種氣氛營造對比,觀眾容易有點驚悚感,但僅止一開始。後來全部都弱化。變得有點荒謬、可笑。觀眾只是看戲,只是看到電玩般的畫面呈現,其他啥也沒有,說毛骨悚然沒有,說恐怖沒有,說血腥也說不上,噁心便是,角色沒發展性,機關重重,太多,太重複,看了疲乏生厭。把錢省下來去看《兇兆》Sinister,才不會覺得浪費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