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黃壁紙》The Yellow Wallpaper

17_201108011954511sJ95  

《黃壁紙》是作者本身根據自己精神不佳時受到的拘禁治療為題材寫下的作品,在發表作品後不久她還寫信給那位治療她的醫生想告訴醫生他的治療不怎麼樣!

小說以第一人稱書寫,全書用自述表達,她告訴讀者她正在哪裡,她看到什麼,另外就是主角告訴我們她為什麼現在會在這間度假別墅的房間,那是她醫生丈夫約翰決定的,他丈夫認為她有病,在房間裡,不要做任何事有助於她把病治好。所以敘述者就被關進去了。然後丈夫一忙便委託他姊妹去照顧女主角。這當中女主角一直認為黃壁紙有東西,她在房間待得越久,便越覺壁紙有鬼,裡面關了一個人,她要把裡面的人放出來。於是就開始扒壁紙,扒呀扒地,爬呀爬地,最後她爬過她丈夫的身體,再也沒有人可以關住她了。

這作品裡面有很多種「鬼」。第一種鬼是心魔,女主角想像出壁紙裡有人,所以她要把它放出來,其實壁紙裡面並沒有鬼。第二種鬼是父權,這小說用醫師與丈夫的雙重權威性質來壓制女主角,主掌治療,決定什麼對女人才是對的。第三種鬼是想像,想像不是不好,不過女主角的想像到後來變得偏執,一個好好的、黃黃舊舊的壁紙會因為一直觀察變成裡面有人。

第四種鬼是敘述角度,這種鬼比較難纏,作者採用的不是全知觀點,而是由女主角來轉述,她丈夫說什麼,她丈夫的姐姐如何行為奇怪,壁紙怎麼樣。想想看,這種敘述角度讀者所得到的資訊其實很有限,在作品中我們看不到對話,只知道女主角很可憐被關在房間裡面,不能寫字、不能讀書,啥都不能做。這種角度其實很危險,就是,你要相信敘述者講的話嗎?你能全部相信嗎?第四種鬼很難搞定,很挑戰讀者的閱讀詮釋,更增加了小說中不可沒有的懸疑,大概就是因為這個鬼,所以有人將《黃壁紙》歸類為美國哥特小說作品。

這本小說最常被女性主義的人拿來作為反抗父權的作品,在那個年代女權還不是很高漲,《黃壁紙》很有啟發效果,作家也被當成先驅,作者其實也還寫過其他以作品類似女性烏托邦的《她鄉》,她的作品裡關於女權的討論其實還不少,不過,我是認為女主角精神的問題也算是情節可讀之處、加上牆壁那張可疑的壁紙,應該有人會以拉岡精神分析來解讀這篇作品。

自己是覺得只能讓你談反父權的作品太過陳悶,只有控訴再控訴,作者在這篇故事多加了鬼般的壁紙,味道就大大不同了,讀起來會刺激許多。不過,回過頭說,她寫了這篇作品給她的心理醫生,讓他知道禁制書寫、拘禁醫療,有時候會有反效果,我是認為這行為有點惡意,或許拘禁治療有缺點,應該也不是每個精神狀況不佳的人,給她一支筆就可以藉由書寫治癒吧!

Advertisements